主页 > www.970366.com > 端午假期裡武康大樓所在的衡復歷史風貌區迎來424多萬名游客打卡
端午假期裡武康大樓所在的衡復歷史風貌區迎來424多萬名游客打卡

  上海啟動“一幢一冊”保護檔案編制,實行最嚴格保護制度,制定歷史建筑活化利用一系列政策

  ■上海已形成較為全面的歷史建筑保護體系,涉及1058處優秀歷史建筑,397條風貌保護道路(街巷)、250個風貌保護街坊和44片歷史文化風貌區,“點、線、面”相結合,應保盡保

  ■上海啟動“一幢一冊”保護檔案編制,夯實家底。截至2020年底,完成3151幢優秀歷史建筑檔案編制,佔比超過97%

  剛剛過去的端午假期,武康大樓再度登上上海乃至全國的熱門景點榜單。短短3天,武康大樓所在的衡復歷史風貌區迎來42.4多萬名游客打卡。

  而且,人們打卡的節奏變慢了:不再候著紅燈間隙匆匆按下快門,而是在街區微更新打造出的最佳拍攝點位上駐足“拗造型”,再閱讀腳下導覽信息按圖索驥,走進街邊咖啡館慢酌細品,體味一幢幢老建筑散發出的歷史文脈氣息,來一場深度漫游。

  與此同時,不久前經過修繕重新開放的中共一大會址和中共一大紀念館,也以厚重的紅色歷史起點和典雅的石庫門建筑風格成為新網紅,短短3天假期內,就有數萬人次排隊參觀。

  閱讀老建筑,在上海已成新時尚。而保護和傳承好老建筑蘊涵的歷史文脈,在上海也已是一種城市共識。

  張園地塊靠茂名北路一側,海派風情櫥窗吸引了路人駐足拍照。在外人看來,自2019年1月保護性征收生效、居民搬走后,除了這排新添的櫥窗,這片歷史街區似乎沒什麼變化。

  但張園並非靜悄悄:長達兩年半的“閑置”時間裡,無數人投入了大量精力,實地勘測、頭腦風暴,修改討論設計最為妥帖的保護方案。縱使在流金淌銀的南京西路商圈裡,張園地塊擁有極為高昂的商業價值,但在城市更新和“留改拆”的背景下,保護張園42棟歷史建筑和風貌肌理,更是無可置疑的“金不換”。

  “在優秀歷史建筑和歷史文化風貌區的管理上,上海正在實行最嚴格、最科學的保護制度,制定加強歷史風貌保護、促進歷史建筑活化利用的一系列政策。”在2021上海文化和自然遺產日主論壇上,上海市房管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經過30多年不斷發展,上海已形成較為全面的歷史建筑保護體系,涉及1058處優秀歷史建筑,397條風貌保護道路(街巷)、250個風貌保護街坊和44片歷史文化風貌區,“點、線、面”相結合,應保盡保。

  在城市發展中,為了應對涌現的新挑戰,歷保手段不斷更新。針對建筑風格多樣、面廣量大的痛點,上海啟動“一幢一冊”保護檔案編制,夯實家底。截至2020年底,完成3151幢優秀歷史建筑檔案編制,佔比超過97%。

  推動城市更新、傳承城市記憶,難免會與城市開發、能級提升產生不協調,需要從頂層設計破題。

  “十四五”期間,上海將完成中心城區成片二級以下舊裡改造和零星地塊改造。根據普查,在舊改范圍內裡弄建筑中約84%都是歷史建筑。上海市規劃資源局副局長白雪茹透露,上海正在通過強化立法支撐和政策供給,加強歷史風貌保護。如,針對不同舊改類型,形成了帶保護保留建筑定向或協議出讓,存量補地價、擴大用地等差異化土地供應政策。記者了解到,日前上海還落地800億元城市更新基金,加快探索超大城市有機更新的新路徑、新模式、新經驗。

  坐落在30度銳角街口的武康大樓,是許多新人拍攝婚紗照的取景點。然而,在馬路上取景拍攝的同時,存在著很大的交通安全隱患。

  得益於2019年啟動的武康大樓修繕和周邊道路整治工程,武康大樓旁的人行道被拓寬3.6米,留出駐足空間。結合武康大樓的住宅性質和所處區位,項目團隊還把外牆上的雨棚、晾衣架和空調機架“藏了起來”﹔周邊架空線整治拆除,景觀得到進一步提升。同時,解決了樓內部居民“急難愁”問題。如改造輔樓樓頂廢棄空間,新增公共晾衣區和花園,樓內23戶合用廚衛也全部得到改造。

  “結合大樓需求,我們因地制宜提出‘外做減法、內做加法’的修繕方案。”上海市徐匯區房管局相關負責人說。

  建筑保護講究因地制宜,這一理念,在上海已經深入人心。實際上,城市更新同樣因循“在地”精神,保存歷史信息,延續特定的歷史文化。

  在中共一大會址修繕中,針對局部石庫門山花的出鹽泛鹼現象,修繕團隊採用紙筋石灰加水泥,摻加氧化鐵按原樣進行修復。水泥顏色與周邊山花相近,表面則涂刷磚紅色涂料進行“平色”。

  為了解決中共一大代表宿舍樓(原博文女校)的沉降和排水問題,原址外牆四周重新設計了一圈排水溝,進行防潮防水處理,確保不影響正常使用。

  “修繕工程堅持‘不改變文物原狀’的原則,所涉及的原工藝、原材料進行詳細的考証和研究,還原歷史原貌﹔同時還要滿足中共一大會址的‘可讀性’。”上海建筑裝飾(集團)設計有限公司總經理陳中偉說,“按照‘最少干預’的原則,尊重歷史,保存歷史信息始終貫穿修繕過程。”

  針對保護等級較高的文物單位,上海跨前一步從建筑修繕轉向主動預防。記者獲悉,開展預防性保護的探索和研究,強化理念創新、技術創新和機制創新,盡早發現文物建筑存在的潛在風險,及時干預,防患於未然,更好地使文物建筑“延年益壽”。

  上海宋慶齡故居是宋慶齡一生中居住時間最長的地方,也是她從事國務活動的重要場所。此次預防性保護基於數字孿生技術,通過對文物建筑的分析、叁码皇朝心水论坛,監測、評估和日常管理,力求盡早發現潛在風險,及時干預,是上海近現代文物建筑保護工作從搶救性向搶救與預防並重轉變的有益探索。

  上海有著“萬國建筑博覽”美譽,隨便路過一條上海的小馬路,就可能遇到一幢有故事的文保建筑,發現一段值得記取的歷史。尋找上海的“魅力”和“活力”,建筑是一個繞不過去的窗口。

  2020年,關於武康大樓的一則旅拍分享帖,在小紅書平台收獲點贊和收藏量達4.4萬次。在今年,位於寶山的“冷門經典”——寶山淨寺又火了。除了日常打卡分享,更有用戶為其寫下了“真大唐風,非小京都——為寶山淨寺溯源”這樣的解讀分析。

  越來越多的小眾老建筑被人們挖掘、賞鑒和解讀,尤其是大批年輕人,也日漸傾心於老建筑的保護和歷史文脈的傳承,這得益於上海歷史建筑開放力度加大,一種城市風氣的培育與熏陶。記者了解到,從2018年上海啟動“建筑可閱讀”以來,范圍已拓展至全市16個區,開放建筑1037處,設置二維碼2437處,基本實現了建筑的可讀、可聽、可看、可游。

  此外,上海還開發“行走上海”App,推出“紅色經典”“名人舊居”“百年高校”“漫步蘇州河”等十余條游覽參觀路線,讓人們能夠通過多渠道了解每幢優秀歷史建筑的前世今生、建筑特色和人文故事,彰顯歷史建筑“活化石”作用。

  但歷史建筑不止是文化故事的講述者,要在新時代承擔著現代都市功能,也亟待活化更新。在6月11日首次開放的延安西路238號上海市文聯大樓,成功從私宅升級為現代辦公場所,讓100年來的首次大修圓滿落幕。

  除了點位更新,老建筑也承擔著有機融入當代生活的服務功能。建於1931年的孫科住宅,是上生·新所城市文化共享空間的重要組成部分。這裡定期舉辦各類展覽、沙龍,充滿濃郁的文化氣息。按照《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打造“15分鐘生活圈”的要求,上生·新所經過多年精心改造,成為游客打卡地和周邊居民24小時活力社區。

  “文物建筑的保護,不應該像‘博物館’一樣供起來,更好的方法是讓它真正‘活’起來。”從事建筑修復保護多年的專家沈三新告訴記者。(圖片來源:上觀攝影)